<var id="175xx"></var><cite id="175xx"><video id="175xx"><thead id="175xx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175xx"></cite><var id="175xx"><video id="175xx"><menuitem id="175xx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175xx"></cite>
<cite id="175xx"><span id="175xx"></span></cite><ins id="175xx"><span id="175xx"><cite id="175xx"></cite></span></ins>
<ins id="175xx"><span id="175xx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175xx"></cite><var id="175xx"><video id="175xx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175xx"><span id="175xx"></span></cite>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新聞中心

做眉毛貪便宜,無精打采老10歲!

·  發布時間:2018-03-01        點擊量:569

歡迎關注美都美容紋繡中心進入”添加朋友“在搜索號碼中搜“A0美都美容紋繡中心”即可。
七星店地址:牡丹江市七星街東一條路,東一地下商場B71廳     美都美容紋繡中心
景福店地址:景福街太平路
電話:13836351900 18946341900
QQ  :965422467
微信:13836351900


半永久眉,眼,唇精品速成班,零基礎包教會一對一教學。
紋身,包教包會,學會為止。成績優異者可留店工作
美甲學員,有無基礎均可,包教會一對一教學
雙眼皮學員 ,包教會一對一教學,

各項成績成績優異者可留店工作


美都紋繡美甲中心,新款美甲,現特價優惠中:

 美甲優惠中……歡迎新老顧客光臨

進口甲油膠純色:20元   

紋眉:300塊能紋!3000塊能紋!30000塊也能紋!可以用工業色料紋!也可以用進口純天然色料紋!剛學了一個月的新手可以紋!做了十來年的老手也能紋!


但是有些東西,是無法用價格來衡量的,為什么看病時專家號那么貴那么難掛到,仍然有很多人從“黃?!笔掷锔邇r買專家號,隨便找個非專家的看不就得了嗎?沒辦法,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冒險...這里我想問:難道你敢拿自己的臉去冒險嗎?


貪小便宜吃大虧,一個朋友找我咨詢紋眉價格,我說做半永久紋眉正常要幾千,她說其他家只要百十塊錢,我說那不是半永久紋眉,結果她花168元去紋了眉,但是現在又去洗眉花了4888元!


多花了錢又痛苦,真是不劃算!

還有一個因為價格便宜而受傷的女孩


雖然20歲左右的年紀,但這眉毛看起來像40歲...

也許會有人說,做眉毛就那么點物料成本,能有多貴?

這里有個小故事:
富翁的妻子斷了一根股骨,請外科醫生為他妻子手術。
醫生用一根鏍絲釘將病人的骨頭接好了,收5000美元。
富翁不高興,認為不公平。他寫了一封信給醫生,要求列出收費明細賬。
醫生在賬單寫到: 1根鏍絲釘:1美元;知道怎樣放進去:4999美元,總計:5000美元。
富翁沒有再說什么。

是的,做眉毛的物料成本并不貴,貴在于紋繡師的技術、檔次、品味和審美。一個優秀的紋繡師首先要是一個美學設計師,如果心中沒有美,怎么能做出美的眉毛?所以,不同檔次的紋繡師做出不同檔次的眉毛,價格自然也不一樣!


這樣的眉毛



或是這樣的眉毛,絕對都很便宜,但是你愿意去做嗎?

真正的半永久眉毛是這樣的:




價值決定價格,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!


半永久紋眉在色料上更安全,植入層次更淺,雖然后期需要補色,但是2—3年后,你肯定不會怨我,你的眉毛不會變成紅眉毛、藍眉毛。


紋繡是一門藝術,成本雖然不高,但是你卻忽略她的技術價值,貴自然有貴的道理:如果說幾百元的眉毛可以使你擠眉弄眼,那么幾千元的眉毛則可以眉目傳情,上萬的眉毛更可以喜上眉梢,想要什么樣的效果,紋繡都可以給你,但是不同的效果價格肯定不一樣!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