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ar id="175xx"></var><cite id="175xx"><video id="175xx"><thead id="175xx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175xx"></cite><var id="175xx"><video id="175xx"><menuitem id="175xx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175xx"></cite>
<cite id="175xx"><span id="175xx"></span></cite><ins id="175xx"><span id="175xx"><cite id="175xx"></cite></span></ins>
<ins id="175xx"><span id="175xx"></span></ins>
<cite id="175xx"></cite><var id="175xx"><video id="175xx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175xx"><span id="175xx"></span></cite>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新聞中心

想做好眉毛,必須明白這四點!

·  發布時間:2020-09-27        點擊量:278


七星店地址:牡丹江市七星街東一條路,東一地下商場B71廳     美都美容紋繡中心
景福店地址:景福街太平路
電話:13836351900 18946341900
QQ  :965422467
微信:13836351900


眉,眼,唇精品速成班,零基礎包教會一對一教學。
紋身,包教包會,學會為止。成績優異者可留店工作
美甲學員,有無基礎均可,包教會一對一教學
雙眼皮學員 ,包教會一對一教學,

各項成績成績優異者可留店工作
美都紋繡美甲中心,新款美甲,現特價優惠中:

 美甲優惠中……歡迎新老顧客光臨

進口甲油膠純色:20元   


寶寶們,想做好眉毛,
有時候不需要強求,必須明白這四點!

1
適合別人的,不一定適合你


有的人做眉毛張嘴就是給我做對和某明星一模一樣的眉毛,每個人五官臉型都不同,適合的眉型也不一樣,別人適合的,不一定就適合你

2.眉毛沒有******的對稱



“我做出來的眉毛怎么左右不一樣啊?” 記住,別管多高的大師也給你做不出完全對稱的眉毛,眉毛只有相對協調,本身每個人眉毛長的就不對稱,眉峰高低本身都不會完全一樣。不只是眉毛,包括,兩個眼睛都會一個大一個小,兩邊的臉型都是一邊瘦一邊寬,手,腳,有完全對稱嗎?看起來自然舒服就好。所以想做完全對稱的眉毛完美主義者請繞道

3.眉毛***終效果的形成,需要一個過程



眉毛做完,有結痂期,掉痂期,褪色再反色,中間結痂過程會出現顏色加重,掉痂后有的人會留色不勻或顏色變淺(每個人膚質不同留色情況也不同)。這都是正?,F象。要28天后看***終留色效果,留色不好可以補色,留色好的則無需補色,心急的或者對此介意的小主請繞道

4.聽取專業紋繡師的意見更有保障


關于眉毛的長度和高度,眉毛的走向高低和長短都是有講究的,不是隨隨便便想多長都可以,希望小主可以聽取專業紋繡師的建議。當然如果親強烈有特殊要求,想與眾不同,我也會乖乖的按照你的要求去做

做一對成功的眉毛,不是讓大家來找碴的,
認真去看,沒有誰的眉毛可以一模一樣,
高低粗細都不一樣,整臉協調就是美。
不要再糾結兩個眉毛不一樣,
畢竟咱們的臉是活生生的,有表情肌和眉肌。



為什么高級紋繡師注重的是整體和諧自然,
而很多人卻容易鉆進死胡同里去找對比哪里不一樣,
沒有人會對著你的眉毛看有沒有做到一模一樣,
只會看整體在臉上和諧和美麗與否,氣質提升與否。

每個人都會由于天生眉頭和眉骨的高低,
太陽穴的凹凸,大小臉,表情肌和眉肌而導致自身眉型不對稱,
再好看的眉毛,你仔細觀察總會不一樣,
其實任何人的五官和四肢,天生也是不會完全對稱的。

眉形可以通過紋繡解決問題,達到理想效果,
但非要求完全統一對稱是很難做到的。
所以只要不存在明顯偏差,整體協調才是美的標準,
完全對稱的眉型,反而顯得死板

只要偏差不是這樣的




如果術后是這樣的,不要懷疑是你自己的眉形不好,其實是紋繡師的技術不好!

所以親愛的顧客們,紋繡前與你們的紋繡師溝通十分有必要,
并且充分的信任相信你的紋繡師,經驗豐富的紋繡師不止是紋出的眉好,
而是她能為你量身定制符合你面部美學和性格的眉形,
讓你達到真正的改變和升華。



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